°初衷:

屬一份平靜,於一種歸屬
屬一份純淨,於一種幸福

 

°品牌使命:

“濁水琥珀”,讓御鼎興不只是做一瓶懷念的老味道,更追尋一種自然平靜的發想,回至根源,歸返質樸,與西螺在地農民無毒契作,選用濁水溪所種植的上等黑豆,經謝裕讀長時間細心手作,古法陶甕日曝一年以上,最後以大灶文火柴燒,集甘濃香醇為一體,淬鍊出屬於台灣本土的自然琥珀。


歷時一年  ●  專情工藝  ●  工匠精神


從名稱發想,到價值定位
從技術瓶頸,到品質提升
這一段路,沒有僥倖,只有感恩


為了讓醬油更貼近自然
●我們選用西螺在地的優良無毒黑豆

為了讓醬油更加美味
●精練製麴傳統手藝,並日曝釀製一年以上

為了讓大家吃的更加安心
●醬油裡有的只是黑豆、鹽、少許的糖,做一瓶值得回憶的醬油
 
 

第三代

製醬人-謝宜澂

   

第二代

製醬人-謝裕讀

   

第三代

製醬人-謝宜哲

         
   

 

 

 

設計師-許鈺盛
 


 

  

  因為看見,我們選擇改變

  其實一直以來,醬油存在著一個問題,那就是「隨處可即的醬油儼然已成一種”應該廉價”的調味品」,我想這應該就是它身為民生必需品的宿命吧!但在現今的食安風暴下,理所當然的它卻成了另一種看不見的風險。

  為了讓大家重新看見醬油工藝背後真正的歷程與價值,我們希望藉由六十年來無數傳承的經驗,用最傾心的工法與高質量的人力付出,讓黑豆的原味取代所有人工添加物,熬煮出純淨的自然琥珀-醬油,我們還特別選用西螺在地無毒耕作的台灣黑豆,並釀製一年以上的時間,最後加入了『年份』的新思維,集合了這些概念進而衍生了現在的『濁水琥珀』,而它又象徵著御鼎興對工業化社會的一種挑戰與期待。

  2011年是濁水琥珀發想成熟的一年,在次年2012年即開始著手釀造與西螺農民契作的台灣黑豆,並預計在2013年9月開甕推出,但天真如我,以為可以一切順利,就在籌劃的過程中,很多合作都在「沒有量別來談生意」這句話結束,於是現實與期待之間,產生了巨大落差,這才知道,「想要的,卻追尋不到」才叫挫折,不過慶幸的是,我同時也了解到隱藏在這社會中的限制,就這樣一路跌跌撞撞三年的時間,現實雖然磨去了我一些天真的幻想,但也讓我們新的思維變得更歷久彌新,價值的背後,皆不是一蹴而就,而陳年的好味道,也許就藏在製醬人身上的那份專情與用心。

  濁水琥珀的存在從不簡單,前後三年的時間,沒有僥倖,只有感恩。


 

 

 

▶︎ 你不可不知道,同是釀造,其實酒跟醬油是一樣的,只要注意以下兩點,醬油就會越放越香,越久越醇:

1.     開封後一定要冷藏

2.     絕對不要讓醬油碰到生水

 

▶︎ 以下為醬油的知識,供大家參考

1.     純釀造之黑豆醬油中含有游離蛋白,經高溫殺菌後,會產生沉澱物,此為正常現象

2.     因製作醬油的最後一道程序為高溫殺菌,可增加醬油保存時間,如未開封,可以存放二年的時間

3.     黑豆與海鹽同釀,一來阻隔空氣中的雜菌,二來富含礦物質的海鹽有助黑豆的熟成,所以醬油可以回甘,但絕不會甜膩

4.     醬油色澤的變化是一種大自然的氧化作用,稱為褐變,而醬油的色澤會隨著時間加深,但一般釀造四~六個月的醬油,並不會使烹調的食物上色